展览於去年十月十三日至二十二日在当地的圣尼

类别:陶瓷马赛克 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8-02 14:07    浏览:

  如果不是马赛克,真不知道有一个地方叫帕莱勒蒙尼亚勒(Paray-le-Monial),因缘际会,国际当代马赛克艺术家协会第十六届会议,就在这个离法国里昂接近两小时火车车程的小城镇举行。一百六十多名马赛克艺术家参加了会议,一起探索马赛克艺术的发展前景,并举办联展,分享创作成果。/洪 捷(文、图)

  突然多了百多名客人,只有一万名居民的帕莱勒蒙尼亚勒,依然以她的宁静致远相迎。细意观察,才心领神会她的诚意,走在主要大街上,你会发现马赛克艺术品无处不在,服装店、鞋店、麵包店、咖啡馆,都有马赛克作品的装饰点缀,令本来已像舞台装置的橱窗,更加热闹悦目。

  这裏不算旅遊热门城市,却是寻求心灵洁淨的朝圣之地,相传於一六七三年至一六七五年之间,修女Magaret Mary Alacoque看见耶稣的心脏,一九二○年,修女Margaret被教皇本笃十五世封为圣人。城内大小教堂林立,其中La Colombière Chapel内就有展现传说的大型马赛克壁画。一九八六年,教皇约翰.保禄二世的足迹也曾漫步帕莱勒蒙尼亚勒,更令这儿成为灵修名城。

  二○一八年十月,一群马赛克艺术家来到此地,共同分享心中热忱,沟通彼此经验,他们何尝不是追求思想上的纯粹与精诚?马赛克的缓慢创作过程,就如一种修行,今届主席Renée Malaval说,马赛克艺术非常符合二十一世纪的社会,既能回应世界,也补漏生活,为人们观念中缺乏的慢态度(Slow attitude)提供选择。

  今届会议於二○一八年十月十五日至十九日举行。来自三十多个国家及地区一百六十多名马赛克艺术家参加。会议其中一个重要活动,是集合九十多名艺术家,分享创作成果的会员马赛克联展。展览於去年十月十三日至二十二日在当地的圣尼古拉斯塔(St. Nicolas Tower)举行。

  圣尼古拉斯塔最早建成於十六世纪,到了十九世纪,原本的教堂建筑群被拆卸,而塔楼因为安装了鐘,并且宣布属於公众区域,才幸存下来。这座见证小城今昔的塔楼,现在成为展览场地。历史悠久又在当代焕发新生的马赛克艺术,在这裏展出创作成果,最适合不过。

  通过展览,观者可了解到马赛克艺术的最新发展趋势,艺术家们的探索。例如不少作品在物料研究上寻求新意。

  玻璃、陶瓷、石头是大部分马赛克创作的传统材料,但在展品中会出现一些陌生的材料。例如Barbara Laws将威尔士(Wales)的岩石、树皮、岩洞染料等放进作品裏;togiorgi选用了玛瑙、石板等做材料;Dimitris Panais将珊瑚、贝母与晶石配合使用;Domenico Bindi更用动物的骨头来创作;Gilles Antoine则拾起人们抛弃的塑胶,经处理后当作马赛克材料;Olivier Perret运用了浮木……。在在展现马赛克的包容性。

  马赛克的可塑性,在於不仅是画作,也能成为立体的雕塑或装置,例如今届就有不少立体之作。Andry Solo的小桌子,Carolina Kawall的马赛克树,Gêrard Brand的中通缕雕式马赛克,Karin Ljunghorn带来单人梳化,Verdiano Marzi以红色女神像纪念十月革命一百周年,Mirjana Garčević的作品似是破土而出的金蛋。

  人物是马赛克壁画中很传统的表现手法,但艺术家们不会甘於此。Alessandro Lugari的Thriller Sound以活跃的铺排走向,呈现大提琴手演奏时的动感绕樑;Catherine Porcher通过一双在遮蔽下亮出的女性眼睛,反映她一次伊朗之旅的感悟。Pamela Irving以漫画化有趣的Yolo Man,意思是You only live once(你只活一次),表达他的生活哲学。

  当代马赛克的发展,受到抽象艺术、设计形式、简约主义及装饰艺术的影响,开闢了以线条为美学依据的风格,Irina Karaseva用迷你马赛克使用的玻璃条砌成垂直横斜交错的《Lines and colors》; Line Mosur以碎瓷片铺设淡雅清丽的韵律;Lydia Papadopoulou,Magda Roumelioti都以黑白对比呈现几何形;Milun Garčević展现中国丝绸带飞舞的流线;Misha Moris的作品画面有点像地图;Olivier Perret用浮木为主体,配衬细緻连绵的线条,古樸又富民族色彩。Suzanne Spahi用马赛克营造地毡的线条与质感。

  相比欧美,当代马赛克艺术在亚洲发展较迟,却有不少人默默努力,孜孜不倦地创作。这次参加展览的马赛克艺术家有来自亚洲不同国家及地区,包括日本的喜井豊治(Toyoharu Kii),由香港移居英国的李丽诗,台湾的方文玲及佛山的几位年轻人。

  喜井豊治作品风格爱用简洁的白色石头,表达受到人类破坏的土地通过与自然的和谐平衡,得以重生。方文玲是参展艺术家中唯一一位运用迷你马赛克技巧创作的。她自行将敲碎的玻璃烧热并拉成幼扁的长条状,再把长条切短砌成画作,一幅约8乘12厘米的作品要花半年以至一年才能完成。她的作品《Terrasse Bar, preparing for night…》赢得好多会员们的讚好!李丽诗是一位多才多艺的艺术家,绘画、唱歌皆能,她的作品《Agnus Dei》(神的羔羊)是专为香港圣公会诸圣座堂而创作。圆形金色双框配衬典雅的色调,加上精巧的剪切技术,令作品富於端莊雅致风格。

  作为一名参展新丁,我希望通过马赛克艺术向各地艺术家及观众介绍中国文化。因此我的参展之作品《十二章文》,用当代手法展现我国古代皇帝龙袍上的十二个刺繡纹饰主题,这些主题纹饰既彰显一国之君的权威,同时也是治国齐家的标準。今天可作为自我要求的道德约束。

  这届会议主题是Evolution of Contemporary mosaic(当代马赛克的演化),会员可就这主题因应自己的经验发表演讲,在三天的会议中,约三十组会员发表演讲及经验分享,有些叙述某项工程的经历,有些讲解独特技巧,有些介绍各自国家的马赛克艺术家。其间大会拨出辩论时间,让会员就一些题目击撞火花。例如马赛克是纯粹独立的艺术媒体?抑或是依附於建筑例如壁画、地板、梯级等装饰?马赛克创作者是艺术家抑或是工匠?有些会员认为马赛克已拥有如画作、雕塑、装置等和其他艺术一样的技巧及形式。各地设有以马赛克为主题的艺术学校,马赛克也被视作一种独特的艺术技巧。

  另一些会员认为许多马赛克创作者还是需要根据客人的订购要求,因应经营状况及装饰场地的限制而进行创作。这些各抒己见的对话内容。无形中反映了当下马赛克艺术发展的处境。

  会议的最后两天是会员们结伴往另一城市维埃纳(Vienne)参观罗马马赛克蕴藏丰富的Musee Saint-Romain-en Gal 博物馆,和几个当代马赛克展览,最后以里昂的L Antiquille博物馆及富维耶圣母院作结。过程中,大家用各自擅长的英语、法语、意大利语、日语、中文,配以半鹹不淡的其他语言,加上有趣的身体语言,交流着彼此的共通语言—马赛克。

  二○二○年,该协会的第十七届会员大会将於意大利西西里岛举行。我们约定了,到时再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