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而流传下来的款式也很多

类别:陶瓷马赛克 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9-14 07:26    浏览:

  都,在这里应该读成“dou”,都承盘,就是什么都能承受的盘子。案头上的笔墨纸砚等琐粹器物,只要往盘里一扔,一切都妥当了。它不仅可以将小件文具归置齐整,还可用以递茶端酒招待客人,兼具观赏和实用价值。

  清康熙年间有个叫黄图珌的文人,曾经在他的《看山阁闲笔》一书中说“都承盘是几案间最重要最不可缺少的东西,对于像他这样极爱便利的人来说,使用起来真是再惬意不过的人生知己了”:

  ……一凡文房适用之具,俱可盛入于内,几案间所最要而不可阙少者也。既便且益也。

  正因为都承盘文人们使用得最多,所以浸染了文人的气质、学养、创造力、审美理想等。尤其是“务实”与“务虚”这两种精神气质及其对应的“器具的实用功能”和“审美标准”在都承盘这样的文房器具中体现的淋漓尽致。

  都承盘蕴涵了众多文人的设计思路,呈现出中国文人对于精神追求的一种物态化,尤其在明清两代非常流行,故而流传下来的款式也很多。其中,又数王世襄收藏的这款最为经典,得以成器流传数百年,至今仍倍受推崇。

  这款都承盘是王世襄先生旧藏,收录在《明式家具研究》一书“其他类”之戊26中,是全书374件中唯一一件都承盘。

  其盘子呈方形,上下两层,上层用以盛放笔筒、印盒、小器玩等物品;下层设有两具抽屉,用以盛放印章等小型文房器物;四面做成井字形栏杆,名“栏杆式都承盘”,北京匠师称为风车式,所以也叫“风车式都承盘”。

  这款都承盘十分精美,细节处的设计显示出古代匠人高超的榫卯工艺,古人雅致生活和书卷气息的“残留”十分浓郁,里里外外都浸透着人心和时光的温度。

  “都承盘”,有时写作“都丞盘”、“都盛盘”或“都珍盘”。这是一种用以置放文具、文玩等的案头小型家具。从传世实物来看,清代比明代更为流行,式样颇多,有的高低分层,制作繁琐。

  如此看来,“实用”是它的第一要义,它将杂乱而不太有秩序的一切,整齐归纳,妥善安放;而作为富有收藏价值的艺术品,“风雅”则是由文人另赋予其的审美价值。

  三面盘墙,均用整板,板端出长榫,和四根角柱榫卯相交,与常见的攒框打槽装板结构不同。它为制作墙柱结构家具提供了一种值得注意的做法。

  总之,这是一件比较少见的从古流传至今的都承盘,可说是都承盘的经典。如今,市场上出现的很多新作的都承盘,都是完全模仿这件制作的。

  组成以精密巧妙的榫卯结合部件,大平板则以攒边方法嵌入边框槽内,坚实牢固,能适应冷热干湿变化。高低宽狭的比例或以适用美观为出发点。

  装饰以素面为主,朴素而不俭,精美而不繁缛。通体轮廓及装饰部件的轮廓讲求方中有圆、圆中有方及用线的一气贯通而又有小的曲折变化。

  缅甸花梨木,其木材质地之静穆、坚硬、古朴,其花纹之多姿、流畅、华丽,其色泽如阗玉般温润典雅,低调内敛,大气美观,并散发一种悠远醇厚,不张扬的梨香味,更兼其牢固耐用,不易变形,且耐腐蚀,抗虫蛀等特性,是制作这款都承盘的极佳材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