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及布料、家用杂货、五金农具、竹编、小菜苗

类别:仿石砖 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5-24 08:37    浏览:

  十多年前,第一次自重庆北站乘长途汽车至偏岩镇,在山路间颠簸约三个多小时。今年四月第二次前住,开车轻轻松松40多分钟即达,得感谢国内村村相通的公路建设理念。

  记忆中,偏岩镇藏匿于僻远群岭间,山水人情静美,是重庆美院学生痴爱的写生之地;现与大城交通便捷,是否会失去往日纯朴清丽风貌,转变成热闹俗气的旅游景区?

  如此想着,汽车将入镇时,我忐忑不安起来。

  镇上走一圈,顿时松口气,眼前皆旧时风采:一弯黑水滩河水流潺潺,清浅见底;河畔、屋旁多植黄葛树,不乏百年古株,盘根错节主干粗壮、枝繁叶茂,形似巨伞蔽日;两岸木屋、砖舍,古厝错落有致、简朴静美。

  一座青石桥横跨两岸,但沿河家家户户后门搭建楼梯,直通河滩,方便居民随时取水、涤衣、洗菜。

  沿蜿蜒的木结构长廊往镇北漫走,30米高的岩壁坚实,向西北方倾斜,悬空陡峭,雕刻“偏岩”二字飞舞;打铁声铮铮,山崖下有年代的“女铁匠铺”仍在,只是传统女工匠变成个年轻小伙,我喊着问:制一把锄头要敲打多少下?他没搭理,继续在锅炉火焰旁专注锤打。

  留住临河挑高的木造民宿。大门面对老街敞开,踏进门槛,室内有一透光的天井,下雨时雨水顺着四边的黑瓦落下,形成一方形水帘,再往深看过去,打开的后窗黄葛树叶青翠摇曳,屋子散放古意与诗情。

  小镇空气清甜,携带湿润的水气和树叶的微香。次日天微微亮,兴奋地出去赶集。镇上维持着每月1、4、7、11、14、17、21、24、27日赶场的风俗。

  轻易踏过前人在河水上安置的十几块大石砖,去到对岸,眼见周围的农民、商贾背着筐篓,装满自家生产的糕点、蔬果、鲜鱼、禽畜及新孵出的小鸡、小鸭、小鹅,屠宰好的肉类,烘干的烟叶,以及布料、家用杂货、五金农具、竹编、小菜苗、药草等前来摆摊,布满河边一段马路及衔接的数条街巷。人群穿梭熙来攘往,挑肥拣瘦讨价还价,热闹如昔;但愿这种生活模式能永远不变地延续。

  赶集直到午后,恢复宁静。古街石板路两侧上午营业的店铺,趁集市散去,顺势封上门板停止营生,仅饭店、茶馆、麻将馆大开,迎来小镇的街坊邻居休息、消遣。

  据说夏日水上会摆席,多达200桌的泡脚宴,容人们享受美食之际,同时领略天圣湖流下泉水的清冽舒爽。

  这就是古镇的生活节奏,无争、悠闲、安适。

  上世纪90年代末,我随唐效第一次去到偏岩老家,俩人即深深爱上土地的山清水秀、人物的朴实无华;唐效不明白为何父亲直到他成家立业,方携他与媳妇返回老家:“爸!怎么从没听你说起过老家是个美好的古镇?”

  “古镇、古镇,很久没钱建设就成古镇。”父亲念叨,唐效与我相视一笑,理解老一辈对故乡怀抱的责任感。